雪楼三饮

【盾冬及其衍生】,【cp不拆不逆哦】,AU小搞手,人多在微博@雪楼三饮 ,完结的文放在子博客@雪楼shadow

 

【盾冬】归来 (探员AU)

写一个略黑化的史蒂夫的故事,想苏一下强攻和躁郁风【。故事比较短,四章可以完结。

——————————————————————————————

1.

“你不能再用放大镜寻找真相,换上望远镜吧,去看你的未来。”

尼克.弗瑞把早已准备好的休假申请推向巴奇,对面的这个男人没有马上签字,他的眼神甚至没有落在那张纸上。“你还在担心史蒂夫的行动小组,我说的对吧?我接手以后一切都很正常,史蒂夫的功劳非常大,他是个英雄。他不在的日子里我希望你能得到好的照顾……”巴奇.巴恩斯看起来如同神游,尼克叹口气,相比两年前失去一名得力手下的遗憾,他现在更惋惜这个痛失爱侣后一蹶不振的年轻人。尼克带着对史蒂夫的歉疚为巴奇申请了最长时间的休假,期间好让他对自己心理进行重建,只要巴奇感觉良好,他随时都可以归队。

尼克以为巴奇会想往常一样纠缠着他继续调查史蒂夫失踪后留下的线索,没想到巴奇爽快地点了头,他心有余悸地观察对方脸色,“詹姆斯,你还好吗?”凭多年的领导经验,他认为巴奇很有可能已经有新的威胁他的想法,尼克绝不相信巴奇就这样放弃对史蒂夫的搜寻。

“我很好。”巴奇慢慢地眨眼,眼睛睁开时花了很大的力气似的。“我想去迈阿密,还想交一个新男朋友。”

尼克抬抬眉毛,这话似乎不足以说服他。

“我只有一个请求,在我被迫放假的这段时间里你不要派人盯着我。否则——”他暖暖一笑,“我见一个杀一个。”

尼克点点头。巴奇可能不会真这么做,至少没有人会去惹他。尼克站起身朝巴奇伸出手,但对方在这一秒低头迅速把名字签在了申请表上。

进门报告的山姆.威尔逊和巴奇擦肩而过,他看了眼尼克,“你就这么把他打发了?”

“这对谁都好,山姆。”尼克搓了搓下巴,“不知道詹姆斯会陷在里面多久,还不如给他一点自由让他自己去寻找史蒂夫,詹姆斯寄托太多希望于我,让他自己去搜寻的时候他很快就知道什么叫一无所获了。”

“如果史蒂夫还活着,也会第一时间去找他,我说的对吗?”山姆静静站立一旁,从尼克的表情得知对方已经默认了。“所以说,你依旧担心史蒂夫会变节,航母计划已经被他的行动小组破坏瘫痪,可一天没有找到史蒂夫的尸体和失踪的钥匙,你一天也睡不好觉。”

“山姆,如果是朋友我会和你一样的感受,我也会为史蒂夫着急担心,但在我的处境你会怎么想?为了CIA你会理解我所做的一切。这个休假是我欠詹姆斯的,我不会让人盯着他。”

“那就好。”

“可是,他为什么去迈阿密?”

“那是他和史蒂夫计划度蜜月的地方。”山姆丢下报告推门走了。

 

 

一个探员想要在人群中消失就能像一滴水滴落大海里一样。山姆再一次见到巴奇已经时隔三个月。他去迈阿密完成一些补给任务,在街上随便逛了一下,正巧看到巴奇从一家书店里走出来。巴奇戴着棒球帽、墨镜、耳机,胳膊下夹着新买的书本。山姆定定地看着这个活得像普通人一样的巴奇.巴恩斯,他在犹豫要不要打招呼的时候想起了尼克的警告,“他见一个杀一个”,好吧。他站在原地不动,直到巴奇看到他,墨镜下的半张脸露出一丝惊喜的神情,巴奇正准备朝山姆走过来,一个男人从后面抱住巴奇。

山姆的下巴都要惊掉了。“史蒂夫.罗杰斯?”他小声念出那个名字。然后看到巴奇轻轻推开那个正准备卿卿我我的金发男人,朝呆若木鸡的山姆这边走来。

哪怕是要过马路来杀自己,山姆也认了。他现在想弄清楚怎么回事。

“那是文森,我的男朋友。”巴奇在他面前摘下了墨镜,脸色看起来比三个月前好多了。“那边是他开的面包店。”

面包会有的,爱情也会有的。山姆心里默念一句,然后他说:“文森整容了吗?看到他的时候我真是吓一跳!”

“刚开始我也没注意,我只是每天来这里买面包和咖啡,我很少去注意收银员的脸,然后过了三个星期,直到他跟我说周五蛋糕会有促销,我才发现……”巴奇还是说不出那个人的名字。

“所以是他追的你还是你追的他。”

“他追的我。”巴奇爽快地回答。

山姆靠近巴奇一步,“你这样不正常。这就像爱上某个人的替身。”

“不,我发现我就喜欢这种相貌的,就像通用款一样。”

山姆望了眼那个隔着面包店玻璃门正在盯着这边的文森,他无奈地说:“如果是我我根本不会和一个史蒂夫的翻版谈恋爱。我还会离他远远的。”

“我试过了山姆,我一开始躲着他,后来想搬离这个地方……都说了是文森先追我的,简直没有抵抗力。真正相处起来是发现他和史蒂夫完全不像。他那个人傻傻的,不关心政治,唯一的抱负只是想把第二天的面包做好。”

“你没有查看他的背景吗?”

“我现在又不是CIA,我只想过普通人的生活。这里的人都说文森的面包店已经开了五年了,他从小在这里长大。”巴奇把话题转到山姆身上,“你来这里做什么?”

“补给任务。我这几天已经忙完了,正想出来轻松一下喝杯咖啡。”

“来我家吃晚饭?”

“不了,我看着文森的眼神会让他不舒服的。”

“我想他不会介意的,一开始我也是这样,后来他主动问我史蒂夫的事情……”

“你跟他说了吗?”

“山姆别忘了我们每个探员都有十五个备份的现实身份,我的每个身份和史蒂夫的都是联结的,所以我无论用哪个身份生活都是丧偶状态。”

“是你们当初要这么弄的。”

“我懂,你闭嘴好吗?”巴奇不满他的打断,“所以我告诉文森,史蒂夫是个体育老师而我原先是个开玩具店的。史蒂夫车祸去世,我来到了这儿开始新生活,就这么简单。”

谈话似乎陷入尴尬的沉默。巴奇看起来生活在安宁之中,山姆觉得自己站在这儿是多余的。他说:“好好照顾自己,我得走了。”巴奇点点头。山姆又朝面包店望了一眼,笑道,“他和史蒂夫有一点挺像的,我在和你说话的时候他总在远处盯着,还都以为我不知道!”

 

这句话给巴奇带来的杀伤力不小,山姆是故意的,直到晚上回到家巴奇还这么想。

文森走过来把热好的牛奶递给沙发上的巴奇,“你一整天看起来都心不在焉的,发生什么事了?”

巴奇把牛奶放在茶几上,书签别好在他今晚看完的前言页,这本书他需要很专心才能看完,他不希望阅读体验遭到破坏,因为他有预感有些事即将来临。

“文森,我想和你谈谈我的隐私。”

“好的。”那个男人坐在单张沙发上,紧攥双手。

“之所以跟你谈这些是因为我发现你在和别人打听我的过去。”巴奇阻止了文森想解释的念头,他说下去:“我不是威胁你,而是想直截了当地、亲自告诉你。你知道我这间房子里放了多少支枪吗?”

“那些不都是仿真玩具吗?”

“不都是,比如这个。”巴奇掀开沙发扶手,抽出一把手枪。文森的眼神变了。“我从事的事高危工作,但我保证不是干坏事的。但因此我害死了我的前男友史蒂夫。这件事对我伤害很大,所以我才来到这里重新生活、认识了你。”巴奇把枪拿在手里,也不知道里面有没有子弹,文森的目光在手枪上停留片刻,才转到巴奇脸上。“我发觉有人接近你,但你好像全然不知。”

“我……我只是个普通人,我分辨不出哪些人像你说的那样是在接近我,因为每天我都有很多客人而我们都会聊上几句……所以我真的不知道。”

“你有没有向别人打听我的事?”

“有。是书店的马特,那是你常去的地方之一,我问马特你喜欢什么书,然后他告诉我你的预定清单。就这些。”文森的手指关节发白。“詹姆斯,这只是一些小事,你能把枪放下来吗?”

巴奇点点头,的确是一些小事,他喃喃说。

文森想起了什么补充道:“我还用电脑查你的家乡和你上过的学校,那是因为我下个月要放假了,我想跟你去你的家乡。因为我发现你最近的不是太好,我想和你出去走走,如果能到你的家乡你会放松一些,那儿毕竟是你熟悉的地方……詹姆斯,我做这些会让你不高兴吗?如果是这样我就不做了。”

“没什么,文森,我只是不想回去。因为我和史蒂夫都是那个地方的人。如果你要跟着去会吓坏我的朋友们,他们以为见鬼了。”

“那我放弃。可是,詹姆斯,我做什么事能让你开心些?是我喜欢上你然后接近你的,我们虽然在一起了,可我没有能让你开心的能力。你的过去、喜好我一无所知,我好像留住你了,可看起来又只是暂时的,我无法牵动你的心,它好像不在这儿。”

“别说得这么凄美。”巴奇拉动枪栓,那双眼睛毫无情绪,冰冷得令人心寒。“十年的工作经验告诉我,如果不是有人暗示你这么做,你的榆木脑子绝对想不到什么浪漫招数。”

枪口对准了文森。

文森闭上眼睛,“无论你对我做什么,我是真的喜欢你。”

他听到巴奇扣动扳机那清晰的声音——

哒哒!你被耍了!文森睁眼看到一面小旗子从枪口冒出来。

“哈哈哈哈哈哈!”巴奇拿着枪笑倒在沙发上。“瞧瞧……哈哈哈哈……你那个吓傻的样子!”

文森无奈地抹了抹脸上的冷汗,勉强跟着巴奇笑,原来这就能让他开心么?

 

对面的房屋里,架着伪装望远镜的书店老板马特发出一声冷笑。

“伙计们,那个傻蛋失败了。”

“你怎么知道的?该死,巴恩斯的干扰系统还是无法攻破,我们现在窃听不到一句话。”面包店的咖啡师罗恩正用电脑一遍遍测试系统密码。

“我早说过你们应该派一个专业点的。一个面包师,他能干嘛?巴恩斯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无论怎样,我们现在应该是暴露了,做好下一个转移吧。巴恩斯可是留下的狠话的,‘他见一个杀一个’。”

“想太多了,我们又不是CIA。CIA才是他最恨的。”马特一边和两个同僚说话一边收起望远镜,换上狙击枪。“既然我们已经暴露了,不如送巴恩斯一个礼物,让他明天到警察局喝喝咖啡,我们才有充足的时间走人。”

马特嗅到了香味。他转过头问:“罗恩你在吃什么?”

“披萨,你叫的外卖都快凉了!”

“给我留点儿。”马特的狙击镜瞄准了客厅里的两人,“再过一会儿他们要回卧室了……”

 

电话铃声响起,巴奇笑够了,起身去接听。

“Hello?”他用肩膀夹着电话,转身看着文森,对方脸上带着平静地笑。内心是骗不了自己的,巴奇只能承认文森笑起来简直和史蒂夫一模一样。

电话那边没有声音。

“不说话的话我就挂了。”

那头终于传来轻微的叹气声。巴奇的身体僵直。

文森看到巴奇反常的神情,他问道:“是谁打来的?”

巴奇的眼睛盯着文森的脸,文森站定在原地不敢动弹,他与巴奇对视时所感受到对方目光里那股强劲的力量。这个男人比他想象的可爱更比他想象的复杂。

几秒钟的沉默令人感觉无比漫长。电话里终于清晰的传来那遥远又熟悉的声音。

“巴奇,快离开那儿!”

此刻,一枚从对面发射的子弹打碎玻璃沿着狙击手瞄准的轨道打中文森的头部。

洁白的牛奶中混入了鲜血。

对面的房屋发出一声爆炸的巨响,整栋楼的报警器被惊醒。楼下酒吧的客人纷纷走出来望着楼上突然爆炸的房间。

巴奇一步步走到被打碎的窗子边,夜风灌进屋子里,他完全暴露在对面狙击手的瞄准范围内——如果对方没有被外卖盒上的炸弹炸死的话。

街道上聚集的路人大部分都拿着手机报警、录像。

你在哪儿?巴奇的眼睛在人群里搜索,楼下电话亭空无一人。

“史蒂夫,你在哪儿?”他对着电话说,里面只剩下忙音。

  314 26
评论(26)
热度(314)

© 雪楼三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