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楼三饮

【盾冬及其衍生】,【cp不拆不逆哦】,AU小搞手,人多在微博@雪楼三饮 ,完结的文放在子博客@雪楼shadow

 

【盾冬】 走火 (一发完)

帝都茶话会刊文释出(混个更新~)
消防员史蒂夫&特工吧唧
*****正文*****
《走火》
有些从事疯狂的职业的人必须具备疯狂的性格,所以史塔克大厦的员工没少给他们老板惹麻烦。
罗曼诺夫探员从警局大门到踏出警车里时,紧皱的眉头一刻也没舒缓过。她接到的报案是匿名电话,声称史塔克大厦的两名特工打起来了,并且携带者杀伤性武器。然后比邻的大楼打来电话,据说有一只虎斑猫和一只金刚鹦鹉在护道树枝上,它们都企图厮杀对方但又纷纷处于危险的位置。两起报案的地点都极为接近,散发着奇妙又不妙的味道。
娜塔莎立即派人疏散附近围观人群,拨开楼下一堆正在举牌抗议的动物保护者。抬头的景象让她轻轻吸了口冷气:八楼窗户里,一个金发男人拿着军用十字弩伏在窗台上时刻瞄准射击。在他同一楼层距离十二个窗户的地方,另一个褐色头发的男人端着XM29,缓缓地嚼着口香糖。就在他们之间——两处武器瞄准的地方是一颗棵巨大的梧桐树,一只猫和一只鹦鹉正在以一根树枝为战场。
现在娜塔莎肯定了报案的真实性。“麦克风准备好了吗?“她问一旁的协警,早已等候在侧的属下将扩音器递给她。这个动作引起了楼上两名只有致命武器的男人的注意。
“嘿,克林特,警察来了。“巴奇不温不火地开口了。
“何必重复你知我知的事情?休想分散我的注意——“克林特的箭尖挪动了一毫米,重新对准那只该死的、妄想接近他的爱莎的蠢猫!
“很好——“巴奇的瞄准镜紧跟着那只吵闹的、企图啄伤他的亚瑟的蠢鸟,“以后别忘了我跟你说过,那个女警察是你的菜。“
我的菜?在这种情况下哪怕是我的肉我也不能看!克林特咬紧牙关,尽管他眼角余光被下方人群中的一抹红色牵动,但此时此刻,他要跟对面那个讨厌的巴恩斯耗到底。
巴奇.巴恩斯和克林特.巴顿同为史塔克大厦内的特工兼黑客,机密、刺激又边缘的工作让他们“人以群分“,共同在一起工作生活;但各自携带的宠物却无法做到“物以类聚“,跨物种之间你死我活的矛盾很快上升到人类精神层面。今天他们终于忍无可忍地拿起武器对准对方的宠物——早就想这么干了。对,他们之间的友谊也破裂了,绝对的,彻底的。
“有人联系史塔克先生吗?“娜塔莎问道。特工的事是警察最不想管的事之一。
“已经打过电话,可我们得到的回复是史塔克先生正在实验室,他在实验室的时候是禁止和外界联系的……呃,据说事关国家机密。“
“我怀疑报警的匿名电话是他派人打的,有时候他手下的特工比他想象的还麻烦!就为了一只猫、一只鸟,这两个见鬼的家伙已经僵持了快三十分钟。“
没有获得准许,警察也无法进入史塔克大厦。娜塔莎只好再一次拿起扩音器,试图与楼上两位危险人物再次进行徒劳的喊话。“……我代表联邦警察局向二位发出请求。你们手中的武器是为了保护我们的人民,而不是带来危险。希望你们能理智的放下武器,如果需要帮助,我们能尽其所能的提供所有支援……“她派人拨通消防热线,以她的名义请一位老朋友前来救场,不然,想以官话的腔调能打动这两人,鬼才信。
巴奇的瞄准镜里,他的亚瑟在树枝上勉力稳住颤巍巍的身体,锋利的小爪尖露在外,正恼怒地对抗蹦跳颠簸的鹦鹉。鹦鹉爱莎翅羽被克林特修剪过,导致它无法高飞,还有那宠爱过度造成的肥胖,可怜的爱莎在树枝上笨拙的跳跃,除了躲避亚瑟的攻击,根本无法飞回大楼窗台。两只动物战地转移一路升到了树顶,它们现在都很危险。
巴奇没有再嚼动嘴里的口香糖,他微微撤回了紧绷的注意力,看向克林特。与此同时,克林特也在看他:他们俩特有的同事之间的默契,终于在最危机的关头对接上了。
“我说……“克林特抹了把冷汗,“你准头好,朝树顶随便放一枪,除了爱莎打哪儿都行。让她们俩乖乖的在那儿,别动了……“
“我、我恐怕做不到。我闭着眼都能打中苍蝇的。如果亚瑟知道我朝他开枪,他不会再爱我了!况且,我这可是子弹!还是你来吧,换一支小号的箭,只射树干就行。“
“他们说了什么?“娜塔莎赶紧问信号车内的警员。
“我们无法接收,这里的信号都被史塔克的AI屏蔽了。“警员哭丧着脸。娜塔莎再次抬头观察楼上的特工们,他们的表情似乎已经达成了某种协议,情况早已不在她的掌控之中。

箭在众人毫无反应的情况下射出。人们只看到树梢的猫和鹦鹉惊吓后双双跌落,爱莎被下方的树枝接住,亚瑟不太好,它的前爪勾住了树杈,头腿找不到着力的地方,惊叫着往上够。这时,受尽欺负的爱莎踱了过来,用弯勾一样的喙在猫的头部啄了一口。
“这就是你干的好事!“巴奇怒吼了一句,震得克林特赶紧拔掉耳机。眼下他的爱莎安全了就好。巴奇丢下枪,转身拿了一些用具,然后爬出窗户。他手上和膝盖上佩戴了史塔克工业专门为特工发明的可以在玻璃上爬行的吸盘,利用它们缓缓地朝树的方向挪动。
“你要使出绝招了,哥儿们?“克林特想去泡一杯咖啡再来围观,但换位思考了几秒钟,他还是决定留在原地用视线守护自己的同事。现在,他可以抽空欣赏那个美丽的红发女警官了。她的身影在一群乌鸦般正装男人中更为醒目,她今天穿的事便装,嗯,深色的裙装和高跟鞋,有点严肃,但却有令人想接近的欲望……
楼下,消防车从路口驶出,驾驶员看清了目标后抡转方向盘,整辆重型车完成一个行云流水地转向倒车,准确地停靠在梧桐树下方。
金发的消防员从车上跳下来。史蒂夫.罗杰斯抬头看着现在的情况,有些迟疑了。他电话中听到的是救助一只猫咪和鹦鹉,眼下他还要多救助一个人类。
“你怎么现在才赶过来?“娜塔莎埋怨道。
“有关史塔克的事情会有多需要我们?“史蒂夫反问。他望着攀爬在大楼上的巴奇,“要是史塔克能把这个专利卖给联邦政府,我们就可以完成很多项特殊险情救援……抱歉,扯远了。“史蒂夫的行动力依旧占上风,他起动救援升降梯,尽可能的升到树的高处,剩下的距离他要依靠身上的安全绳索来攀爬。
史蒂夫的选择是先救下猫咪。至于那个看起来比他厉害得多的特工,还是让对方省心省力、让自己减少麻烦为好。
史蒂夫站在升降梯上的时候,巴奇已经凭着目测确定了下一步动作。
“嘿,伙计,你准备干什么?“克林特慌张地捡起耳机,“听我说,我刚才不是故意的……不,你要冷静,现在不是闹着玩。那棵树没法承受爱莎的体重……哦不,你的体重!“
巴奇一言不发地摘除双手的吸盘,前臂的弹簧发射器瞄准了树梢,将那根世界上最细最坚韧的史塔克牌纤索缠绕在枝上。巴奇拉了拉纤索,树枝明显的晃动一下,亚瑟这时候找到了着力点,它朝着主人大叫,同时威胁那只笨鸟不准再靠近自己。眼看拦不住巴奇实施他的计划,克林特只能吹起鸟哨,指挥爱莎跳到安全的树枝上等待救援。
“我的老天……“这样的情形让下方的警员们忍不住发出笑声。这虽然不是最令他们无语的案子,但它的确能让他们笑上一阵了。
史蒂夫已经将安全绳索固定在粗壮的树干上,他皱眉看着那个将要跃上枝头的男人,很显然对方眼中只有他的爱猫。史蒂夫加速攀爬,如果那个男人真的跳过来,这次救援的风险可要翻倍。
娜塔莎低下头揉按脖子,她预见这次行动的结果,“回去马上就写报告,用C文档,要注明我们已经在任务中竭尽所能的劝导和阻止——“就在她的语音中,巴恩斯特工的身影飞向那棵梧桐树。
克林特紧紧观察爱莎的所在,幸好,它只是晃动一下,很快就抓稳了。
树下的动物保护主义者被眼前这一幕所震撼,一个男人为了他的宠物甘愿冒这样的风险,这无可非议。
巴奇撞断的树枝掉落在史蒂夫头上。他小心翼翼地踩着粗壮些的枝条,朝亚瑟招招手。他的小乖猫立即朝他扑来,顺道钻进他的衣兜里。“宝贝儿,我是为了你,也为了自己……”他喘了口气,“要是被那群动保盯上,我以后都休想穿皮衣。”
“现在,我们回家!”巴奇抚摸猫咪的小脑袋,舒了一口气。
“喂!詹姆斯!我的爱莎!别忘了我的爱莎!”克林特急得大叫。
“见鬼去吧!”巴奇正往下寻找落脚点,无法再承受他的体重的树枝在他脚下折断,所幸纤索拉住他,不然他的诅咒就要应验。
“坚持住!”下方的史蒂夫对他说。
——原来树上还有另一个男人,看来不是自己的体重有问题!巴奇边想,边艰难地抱住树干。
史蒂夫的声音靠近了,“你现在还能动吗?”
巴奇试着拽了拽纤索,往旁边的树杈迈去——这是他生来第一次嫌弃自己的腿不够修长。“这不行,我够不到了。你身上有绳子吗?”
“有的。不过,先把猫递给我好吗?”
巴奇使劲儿往下张望——他需要以貌取人,那个消防员是否值得他信任。
史蒂夫朝上进一步,把手伸向巴奇。巴奇看到那只笨蛋鹦鹉已经站在了那个男人的肩膀上,它倒是会挑地方。
好吧,就把猫给他,好让自己减轻负担。巴奇想着。他肯定知道现在大楼里的同事们都在静静地围观,堂堂一个特工居然沦落到靠消防员救助,实在有失颜面。
“亚瑟,宝贝来吧……我要把你转移到一个安全的地方。“巴奇把手伸进衣服里掏猫,亚瑟已经受到惊吓,窜到他的后背,发出抗议的叫声。
“喂!你身上的绳子呢?赶快递给我吧,我和亚瑟一起下去!“巴奇看着要拽弯的树枝,现在的处境真是不太妙。他祈祷这棵树再撑久一点。
史蒂夫把安全绳和救生索抛给巴奇,对方稳稳地接住了。只是,一只手被掉着,光凭单手他无法为自己系上绳索。
“你先接着绳子,让他来救你的小命吧!“克林特端起咖啡,悠闲地坐着,只要他的鹦鹉没事儿就是万事大吉。
巴奇用力地翻了个一白眼。
史蒂夫爬近他,听到了他衣服里喵呜喵呜的猫叫。“别担心。“他安慰道。然后拿过巴奇手里的救生索,将锁扣扣住,再把安全绳绑紧,一切准备就绪。
“谢谢你,我可是玩捆绑系的高手。“背对着史蒂夫的巴奇看不到对方的脸,他其实是想抱怨一下,粗糙的消防救生设备绑得他不太舒服。
“彼此彼此。“史蒂夫试了试安全绳的牢固,“可以把你手腕上的东西截断了。“他注意到巴奇的动作犹豫了,身体动作缓慢地停靠在树枝上。“怎么了?你还好吗?“他提醒巴奇。
“我……尽量。“就在刚才,巴奇清晰地看到下方的情形,在双脚没有着力点的时候要他截断手中唯一可以信任的工具,这令他有些困难。不只是这样,一种久违的恐惧不合时宜地复发了——他有恐高症。
下方的景象变得模糊,耳边突然想起男人的声音:“别往下看!能看到我吗?我在你的左边。“
巴奇转过头,史蒂夫就在他左下方,距离很近的地方,对方为自己系好绳索之后已经爬到了身侧。“有安全绳我们没事的,你现在能动吗?或者,靠过来,我带你下去。“
这个男人的长相实在是——没有一丝虚伪的成分。眉骨眼睛鼻梁也与嘴唇,三庭五眼完美划分区域,耳廓连同下颌线构成了黄金比例。“我动不了,我什么都做不到。“巴奇盯着男人的脸,索性抱住了树干,他放弃主动,就这样近距离等待营救。
现在,他要享受这个过程了。
“好的,你现在放轻松。“
“我一直放松,你把我捆得太紧了。“巴奇深吸一口气。
“你能抓住我肩膀上的救生索吗?你能做到的, 靠过来,我就可以带你下去。“
“我试试。“巴奇伸出手,靴子在树皮上蹬一脚,悬空一荡,整个人结结实实地撞到史蒂夫胸口。
他的猫咪惊叫一声,从衣服里蹿出来。“抱紧我!“巴奇冲猫咪叫道。
“我抱紧了。“史蒂夫说,他没觉得有任何不妥。
亚瑟躲进史蒂夫救生服大腿上的侧袋。动物总是比人擅长逃生。
巴奇手腕上的纤索装置有激光开关,以便特工随时剪断纤索。那条纤索应声而断,现在,巴奇整个人的重量都挂在史蒂夫身上。
后来史蒂夫才知道,当时即使没有安全绳巴奇也能稳稳当当地做到这个。但为时已晚。因为那时候他们的人生已经彼此绑定。
史蒂夫开始往下挪,专业的训练让他具有超强的负重能力,身负一人、一猫、一鸟都不在话下。
隔着衣服,巴奇摸到对方身上手感分明的肌肉,耳边还有男人动作发力时粗重的呼吸和鼻音。巴奇强迫自己别乱想了,时间紧迫。他开口道:“你好像很擅长攀岩?是不是去过泰山俱乐部?“
史蒂夫稍微停顿下来,瞅了他一眼,“你也是那的会员吗?“
“是的。“巴奇回答。特工从来说谎不眨眼,他瞥到史蒂夫救生服里的T恤,上面就是泰山俱乐部的标志。好的,他马上要加入这个低端(对特工来说)的俱乐部。“以后可以约你吃晚饭吗?我通常都是晚上去那里。“
“随时可以,我是那里的业余教练。“他低头看着怀里的巴奇,双手的肌肉渐渐松弛,像是完成了一个动作。巴奇冲他笑笑。
“我们‘着陆‘了。“史蒂夫提醒他道。
鹦鹉爱莎扑楞翅膀,低飞到娜塔莎身边,女警官伸手接住它,露出难得的笑意。作为称职的主人,克林特已经跑到楼下,可他就这么眼睁睁看着爱莎飞过自己身旁。
史蒂夫一边解开巴奇身上的锁扣,一边说:“现在警官那边有事需要你的配合,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后会有期。“肢体上的距离就是现实的距离,一旦拉远了,就只剩公式化的温度。
巴奇挠挠头朝着娜塔莎那边走去。
“你真美!你真美!“那只愚蠢的鹦鹉继承了主人直白的语言能力,娜塔莎费了点功夫才它归还给克林特。
“在史塔克先生保释之前,麻烦你们跟我走一趟。“她礼貌地说。“我得公事公办。“
克林特和巴奇扫兴地对视几秒钟,突然,鹦鹉对着克林特字正腔圆地说了一句:“我恨你。“
“什么!“克林特回头惊叫。
“你想杀我!“爱莎毫不怯弱。“别以为!我没看见!“它以为克林特用弓箭瞄准的是自己呢。
巴奇在一旁幸灾乐祸地大笑,毫不顾及克林特的感受。
他轻松地拍拍双手,这俩小家伙可让他们忙活了一下午。庆幸的是遇到一个专业又英俊的消防员帮忙,巴奇和亚瑟才能“父子平安“。
巴奇目送史蒂夫开着消防卡车离去。警员们招呼他和克林特(带上鹦鹉)一同前往警局。
“詹姆斯,你的猫呢?“克林特不经意问起。他没想自己有一天会因为鹦鹉而去警察局。
“Shit!“亚瑟还在史蒂夫的口袋里呢!
——一个天大的疏忽。巴奇望向街道上,史蒂夫和消防车已经无影无踪。

在警察局里,两位特工心不在焉地接受了善意的警告。此外他们还要签署一张担保条例,确保以后不再有此类危险事件发生。等待这份文件打印出来的时候,巴奇开始怂恿克林特。
“我觉得你有必要处理一下你那只笨鸟。“他轻悠悠地对克林特说,朝另一边的玻璃窗抬抬下巴。
克林特转过头,他不再回嘴了,心忧地望着那扇窗里,他心爱的鹦鹉正在把娜塔莎逗乐,仿佛她才是精心照顾和爱护它的主人。
巴奇继续煽风点火:“爱莎跟了你多久了?你平时有没有在它面前抱怨任务内容?它是不是经常呆在你的电脑屏幕后面?如果它不再忠于你了,你的秘密就要被它全部抖露出来,鹦鹉可是没签保密协议的……唉,我只是假设。可怜的、聪明的小鸟儿——“
“詹姆斯……“克林特神情郑重地转过头。巴奇安慰似的搭他的肩,表情像是在说:没事哥们儿,交给我,我替你出手一定又快又狠。
克林特说:“如果我追到那个女人,呃,会不会就可以……你说的那件事就可以解决了。“
“如果你的初衷是这个的话,日后我就把它告诉你的准女友。“巴奇皮笑肉不笑道。
“那么,你的猫和那个消防员呢?别以为我的眼睛是摆设。听我说,这件事上我们可以合作……“
“你泡妞的事我可不管。“
“不。你先听我说。据我的情报所知,罗曼诺夫警官和那个消防员是老相识……“克林特观察到巴奇的眼珠子朝他这边挪动了一点点。他还要继续说下去的时候,门突然打开了。娜塔莎拿着“担保条例“走进来,另一只手上端着鹦鹉爱莎。
“史塔克先生特地打电话关照过,你们只要签完条例就可以走了。“她又对克林特说,“你的鹦鹉只是受惊了。另外,动物保护协会那边警方会代替你们俩向外界解释。“
巴奇签完字,递给娜塔莎,顺口问道:“女士,请问您是否认识今天下午那位消防员?我有件东西落在他那儿了。“
“我们的确认识,“她抬头正视对面的特工,“但我不会把他的任何信息透露给你。“说完便无情地拿起协议,起身离开。
巴奇和克林特对视一眼——看来是那么一回事。
走出警局大门,巴奇伸了伸懒腰。克林特问他:“现在怎么办?我们要不要合作?“
“我用不着你。我能在全美追查到一个毒贩,难道还不能在纽约市找出一个消防员?“
“我的意思是,呃,容我做一个悲观的假设:如果他们是一对……“
“拆散他们!“
“如果不是?“
“各干各的。“
两人默契一笑。

忙碌了一天,史蒂夫终于回到自己简陋的住所,他把怀里那只小猫放在沙发上,对它说:“你只可以在我这里待一天,明天我就把你送回你主人那里。别这么看着我,我必须这么做,他今晚找不到你一定担心极了。“他不知道这只猫是如何躲在他口袋里跟随自己回到消防站的,只好摸摸猫咪毛茸茸的脑袋,“我去给你弄点吃的。“史蒂夫转身的时候,感到肩膀上一沉,侧头看,原来是那只猫咪跳了他的肩上。被动物信任、依赖的感觉还挺不错,男人摸摸猫咪,然后带着它进厨房做饭去了。
史蒂夫的家是一个典型的单身汉的住处,一切多余的装置有没有。用他的话来说这是简约主义。他们的晚饭也很简单。史蒂夫给了猫一只小碟子,上面是萝卜泥拌了一些肉丁。
吃完晚饭,史蒂夫打开电视,看着重播的新闻,猫咪跳到他大腿上,团成一只团子。史蒂夫笑了,他第一次感到单身生活里若是有一只宠物相伴应该挺不错。可他又忍不住提醒自己:这是别人的宠物猫,如果自己养一只可能就不是这样了。
手机发出短信的声音。他拿过来,点开,是一条陌生短信。
“我叫巴奇,感谢你今天帮了我大忙。我的猫叫亚瑟,它在你那儿还好吗?“
史蒂夫回想起那个被他从树上救下来的特工。可是是谁出卖了自己的电话号码?又是娜塔莎?有一段时间,身为老友的她为自己的交偶大事可谓操碎了心。
不过这次可冤枉了娜塔莎。作为一名特工,巴奇凭借街道摄像头可以摸索到消防站路线,确认分站所在地点。再登陆消防部门的官方网站,驾轻就熟地黑入后方,便查询到史蒂夫的档案。
巴奇正在浏览消防部门专门请摄影师拍摄的年历。画面上强烈的光影色彩凸显出烈火中消防队员挺拔刚健的身姿。汗水,或是冷水,从他们的脸颊流下,湿漉漉地淌到线条分明的腹肌上。这些穿行在烈火浓烟中的男人们亦如此火辣。巴奇把鼠标往下滑动,他看到了史蒂夫的照片。
屏幕上那个敞开消防服的男人,用深沉的目光锁定了自己。巴奇深深地吸了一口冷气。“我要完了。“他镇定地说。
有信息回复。
巴奇点开手机,发出胜利的低吼!
“火辣的史蒂夫:亚瑟在这里很好。“对方贴心地附上一张照片,是猫咪团在史蒂夫大腿上的样子。
巴奇骂了一句脏话,这个小色鬼率先占领了他最想抚摸的地方!
“巴奇:明天有空吗?我想约你在橡树餐厅见面,那里离泰山俱乐部很近。“
“火辣的史蒂夫:好的,我明天休假。“
我当然知道你休假。巴奇惬意地活动活动手腕,他已经查到了史蒂夫的工作日程表,很快便能对他了如指掌。

择衣出行是一个约会的重中之重。 对巴奇而言,特工只是他的职业,在没有任务的时间里,巴奇和全美青年一样喜欢喝可乐打游戏、吃薯片看球赛,于是他撇开衣柜里一半的潜行服和西装,挑了轻便的套头衫和棉布裤子穿出门,他希望这样给史蒂夫留下一个平易近人的好印象。
一路上他都在猜想史蒂夫会穿什么出门。脑子里的画面轮播不停,无论史蒂夫穿什么,他那身肌肉总能把他的身材衬得完美无缺。巴奇一手提着猫笼子,脸上荡漾着欣赏的微笑。不远处就是橡树餐厅,美丽的绿植环绕着整个玻璃建筑,和煦的阳光从天顶洒落,他轻松快步地朝着这场美妙的约会和心动的对象进发。
史蒂夫很准时,他仿佛是掐着秒针走进来的。见到巴奇时,他把手中的猫放下来,亚瑟见到了主人,立即朝他跑去。巴奇抱起亚瑟,不停地抓揉它的头和脖子,那些动作比史蒂夫专业多了。“真是感谢你,它被照顾得不错。“巴奇对史蒂夫说,他没有立刻把亚瑟关进猫笼。
“我应该说抱歉,那天走的时候很匆忙,没想到它藏在我的裤袋里……“史蒂夫看着那只猫咪,它正在巴奇手中享受按摩,同时看向自己。“如果下次还有事需要帮忙,可以直接打我的电话。我对于救猫非常有经验。“那天史蒂夫光顾着把人带下去,忘记了猫的事。
“你也喜欢猫吗?“巴奇问。
“喜欢,但是我没有时间照宠物。“
“你可以尝试一下,没准宠物可以照顾你。“
史蒂夫笑了,他说:“最近我所有的时间都在和警方合作,调查一起连环纵火犯的案子,已经连续十天没有任何线索。可我们依旧得时刻警惕着分部一部分人员在各个街区,以防再次发生大型火灾……“巴奇注视着史蒂夫说话的神态,他像知己一样点头。这个男人聊天的时候很容易扯到工作,真是个责任心大于一切的人,这样的工作狂多半是单身。
“我听说那个人很疯狂,在每次作案前都会在网上发布一段自白视频。“巴奇一边揉着猫咪一边说。这个案件不在他们的接管范围,但也早有耳闻。
“是的。每次警方都想在视频发出后的短时间内找到他纵火的目的地,但每次都徒劳。而我只能带着人去把火灭了、把人救出来。这个世界上总有人喜欢以毁坏为乐。“
“警方调查没有任何进展吗?“出于职业习惯,巴奇忍不住追问。他心里当然知道警察的办事效率无法与特工相比,但考虑到史蒂夫近期都会被纵火犯的事请拖绊,他的越职之心蠢蠢欲动。
我就是想谈一场恋爱,顺便做一个好市民。巴奇这样想。
关于警方的事史蒂夫不便透露,他摇了摇头,拿过菜单:“今天难得休假,我们可以放松放松。“
“是的。我可是第一次和消防员……交流。“巴奇把“约会“这个字眼吞下。
“你对我们很好奇?“史蒂夫微笑。
“嗯,尤其是穿着制服的时候……“巴奇满脑子控制不住地回放那些照片。他再看向史蒂夫,对方眉头微蹙正认真地研究菜单。视线停留得更久一点,联同脑子里的想象力,他的眼睛便有了透视的功能……
该死。巴奇心里暗骂了一句。他深吸一口气调整自己,借故喝了一口咖啡。他瞄了一眼附近有没有认识的人或者伪装执行任务的同事,如果有人认出他看到刚才他眼神痴迷的那一幕——嘿,他一定要好好“回访“对方。

此次用餐间的交谈巴奇今生难忘的美好时刻。
作为特工,他往往准备了几张面孔以示人,对付每一个任务、每一个不明身份的人、每一个短暂路过他生命里的过客,他不能组织以外知道自己的身份。对于唯一知道他底细的人——老板托尼.史塔克,他还得配合履行那些严苛的法案。所以,特工没有朋友,只有同事。
巴奇常有一种深刻的焦虑。他扮演过那么多人,每一个形象都像自己的一处侧影,却都不是他真正的模样。这就是缺少友谊的弊端。有时候朋友无法给你带来很大的益处,但他是你的人格记录仪,毫无负担,并且准确得要命。在他眼中你就是最真实的样子。
他和史蒂夫交流不需要扮演任何角色,也无需防备。如果现在在史蒂夫眼中的自己是个快眼冒桃心的傻子,那他就是个傻子。
史蒂夫对巴奇的特工身份也很好奇,在可以谈论的范畴里,他了解到巴奇的和自己一样,都从事着出生入死的工作。他们有很多惊险又温馨的谈资。
“有时候火场里到处出都是浓烟,防护面具里我根本看不清前面是什么、前方是否有危险而我要救的人还活着吗……那段距离就是从生到死的距离。正常人一生经历一次就够了,但那就是我的工作,我经常面对的东西。“凝视盘子里色香味具的菜肴,史蒂夫的神色很平静,他在享受这个中午难得的宁静。于他而言,一份安宁已是生命中难得之物。
史蒂夫感到脚边有小动物在蹭他,低头一看,原来是巴奇的猫亚瑟。他把亚瑟抱到腿上。
“它是想照顾你。“巴奇微笑说,“亚瑟很聪明,它能察觉到人精神紧张,然后上前安慰。“史蒂夫终于明白为什么那天巴奇暴露致命枪械威胁克林特的原因了,有这样贴心的小宠物,他当然会拼死相救。
史蒂夫逗着猫,他想到一件事:“我想知道,嗯……像你这样的职业,为什么还会有恐高症?“
巴奇愣了几秒,他注视史蒂夫的眼睛,说:“我不知道。那个东西在我很小就存在了,大概是我父亲空难去世的缘故。“他停顿住,转而看着史蒂夫怀里的小猫。“也可能是我不想失去任何亲近的东西,而那时又刚好在那么高的位置……“恐高症在执行任务的时候却是给巴奇带来不少麻烦,就算再怎么信任史塔克工业的设备,他还是要再三确认安全并会在任务报告里抱怨这个。
接着,巴奇抛出了这辈子最大胆的表白:“说不定你可以治好我。用你的……什么设备都行。“说完,他心里有些紧张,因为他的话让史蒂夫认真思考起来。
对方居然直爽地答应了:“好。如果你愿意,饭后可以和我去俱乐部,里面的攀岩设施应该帮得到你。“
“我当然愿意。“

泰山俱乐部的徒手攀岩设施的确是一流的。攀岩社团的成员大部分都是男性,走廊的墙上贴着史蒂夫和其他成员的照片。巴奇逐一浏览,他喜欢的那个人仿佛是每张照片中的聚光点,总能一眼就看到。
他们都是穿便装而来,脱掉外套,史蒂夫开始活动上臂关节。巴奇经受过刻苦的搏击训练,他的手臂上也有线条匀称的肌肉。可他看着史蒂夫的时候,就是移不开眼睛。
很奇怪——友谊、信赖、安全感,竟然能短时间的从这个男人身上获得,除非是被电脑病毒感染了他的大脑,否则这一切就是上帝的安排。
史蒂夫让巴奇先爬上去,他在旁边跟随指导。
五米之内的徒手攀岩对巴奇来说不是难事,他的速度与职业选手不相上下。只是到了七米高度的时候,巴奇明显放慢了速度。没有任何救生防护设备的情况下,他的心开始发怵。
“巴奇!别往下看。“史蒂夫对他说。
他已经爬到自己身边。和那天的情形一样,只是这个距离小了很多。
“你要做的是战胜自己,而不是再次确认你害怕它。来吧。“史蒂夫向上攀进一步,在他上方伸着手。
巴奇把手递给他。力量可以通过掌心传递似的,史蒂夫把巴奇的手放在一块石阶上,他说你能做到。
或许吧。巴奇心里叹了口气。史蒂夫已经超过他,指引他看着自己向上攀爬。对方只凭着手臂力量就能让全身在几乎垂直的岩壁上行动自如。十二米之上的岩壁是仿弧形的洞顶,巴奇看得眼神恍惚,他还是看着史蒂夫好了。
再坚持了三米后,巴奇艰难地喊:“我不行了!再往上爬我就没法下去了!“不上不下,是最难进行下去的时刻,他需要停止了。巴奇的脸贴着岩壁在喘气。他发誓以后要永远的将这个活动从约会中删除。
史蒂夫来到他身边,对方看起来如此驾轻就熟。“还好吗?我带着你下去。“
“不太好。“巴奇翻了个虚弱的白眼。
下行可比上攀慎重得多,巴奇没敢往下看,史蒂夫靠近他,近距离地指导他手臂和脚的动作。他们花掉比上攀两倍的时间才回到地面上。
巴奇接过史蒂夫递来的毛巾,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心里太喜欢脚踏实地的感觉了。

亚瑟一直不肯进到笼子里,它被巴奇抱着,不时抬头看着并肩而行的两人。他们在路口停住脚步,将要在此分别。史蒂夫将猫笼子递给巴奇,做了个简单的告别,跨上自己的摩托车。
巴奇蹲在原地在哄那只极不情愿的猫咪进笼就范。
摩托引擎的声音逐渐远去。巴奇把亚瑟抱起来,仿佛他俩共享着同一份孤独。“我猜你很不开心?“巴奇握着猫咪的前爪,亚瑟别过头。
“别这样宝贝,我和你一样不开心。“巴奇无奈道。“我们的心都被偷走了。“
“你——喜欢史蒂夫吗?“巴奇又问。
亚瑟喵呜叫了一声,圆溜溜的眼睛望着巴奇,它已经回答他。
“很好!我也喜欢他。所以现在我需要你帮个忙……我和史蒂夫会在一起,这样你就可以天天见到他了。“
巴奇松开亚瑟,“去吧。“他示意史蒂夫离去的方向。
特工的猫咪原地伸了伸懒腰,训练有素地朝准确的方向奔去。
站在原地的巴奇显得有些落寞,他提起空荡荡的猫笼,慢慢踱步回家。
史塔克大厦大概不能称之为“家“了吧,那儿只是一个暂时呆着的住处。
他的心系之处、能让他产生归属感的地方,是史蒂夫的身边。
脑海里想着今天共处的种种,巴奇情不自禁地笑起来。这样走在路上突然发笑实在有些突兀。他停下脚步,望着玻璃橱窗上自己的倒影,捏了捏脸蛋,对自己说:“你在恋爱——傻瓜。“

骑摩托可以拥抱风的速度,独行的快意在近三十年来没有改变过。但今天有点不太一样。史蒂夫拔掉钥匙,走上楼梯时他还在思考:或许自己也应该养一只宠物。
宠物,伴侣,他不是没有渴望过,而这些需要陪伴的事物给他带来太多抉择。他的工作常救人于火海之中,却往往无法给伴侣安全感。责任越重,牺牲越多。
走到自己的家门前,史蒂夫开门进屋,一扇门阻挡了他和外界的距离,只剩今日的回忆。巴奇,他真的是特工吗?为什么看起来有些傻傻的、还笨手笨脚?
巴奇应该是单身,不过比自己好点儿,因为他养了一只宠物猫。史蒂夫想着,走进厨房里,看看有什么东西可以拼凑一个人的晚饭。单身汉的晚饭总是非常好打发。
史蒂夫从冰箱里拿出一盒冷面,这时他听到几声响亮的猫叫,窗户那里传来响动。他来到窗边,看到一团熟悉的影子出现在窗台上。“亚瑟?“他打开窗,亚瑟跳了进来。史蒂夫失笑,送回去的猫咪怎么又跑了回来?
巴奇知道吗?他该不会又担心得发疯。史蒂夫蹲下来抱起亚瑟,不知怎么心里竟然有些开心。被依赖的感觉激起他的保护欲。“要不再收留你一个晚上,明天我们再去见巴奇,好吗?“
他回到厨房里,把冷面餐盒拆封,食物下锅,浓浓的调料味在厨房弥漫开。他还不忘准备一个小碗,昨天亚瑟用的那个。这只猫咪跑了多远才找回这里的,它肯定饿坏了。
手机响起,史蒂夫把炉火调小,划开接听键。
“是我……巴奇。我……“
“亚瑟在我这里。“
“啊,它到了。“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明天晚上下班才能把它送回给你。“
“不必了……“
“什么?“史蒂夫夹着电话,把冷面从锅里倒进碗里,浸在凉水中。直到这个过程完成,那边都没有声响。
门外,巴奇拿着电话徘徊着,他终于在史蒂夫开口前说道:“我就在门外……“
男人被刚下锅的汤汁溅到了手,他愣了会儿,转头看向亚瑟。猫咪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转过头。
巴奇真的在门外。
“你们是怎么找到这里的?“史蒂夫侧身让巴奇进屋。
“我是特工。“
这个回答可以解释一切。
两人还愣在客厅里,气氛有些不自然。“你在做晚饭?“巴奇朝着香味弥漫的厨房走去,史蒂夫跟上他。
“嗯,比我们的午餐逊多了。我不知道你会来,所以……“
巴奇尝了一口汤。“有点淡。“他说。然后转身把胡椒和盐撒入汤里,再倒入牛肉和鸡蛋。
史蒂夫把浸泡着面的凉水滤掉。他把碗放置一旁。“行家是为这个而来的吗?“他靠近巴奇,超过了他们白日里最近的距离。
炉火被关掉。沸腾的汤汁渐渐地安静下来,整个厨房都是香汤的味道,辛辣中带着甜味。
“不是。“巴奇回答得很慢。
慢得如同他手里倾斜的、无声注入碗内的汤汁。
这大概是巴奇煮过的最好的冷面,只不过,可惜了。
巴奇被史蒂夫抱起来时显得有些慌张,他夹住史蒂夫的腰,却又忍不住笑出声,搂住对方的脖子。“我怕高。“巴奇笑着提醒他。
“那就别掉下来。“史蒂夫收紧手臂,力度给对方带来安全感。

卧室的门只轻轻虚掩,褪下所有衣物后巴奇的大脑里只剩下一堆乱码。史蒂夫的嘴唇在接触到他皮肤的时候,他的身体便在颤抖,因为这个男人犹如烈火里粹炼出来的,对方的体温与呼吸都能把自己点着。
巴奇不知道,他还意乱情迷地在消防员先生床上时,自己的手机正在裤袋里震动个不停。直到清晨,他勉强从史蒂夫怀里挪出几寸去查看手机,才看到克林特打给他的十几个未接来电。
“克林特:詹姆斯,我查到了,他们俩不是一对儿,只是因为一个连环纵火案才在一起合作。“
“克林特:见鬼!詹姆斯!你死到哪儿啦!!!我刚盗取了连环纵火犯的播放视频!我需要你帮个忙,找出这个视频的另一个破绽!帮我就是在帮你……“
他不再往下看这些没用的信息了,心情舒畅地给克林特回复一条信息:“发至邮箱,回去处理。“按下发送,巴奇秒速计算特工申请恋爱假期的时间。
他发现史蒂夫正在苏醒,那双环绕着他的臂圈里温存无限。“怎么了?“史蒂夫迷糊地问。
“一些家务事。“巴奇回过头亲吻他。















  390 26
评论(26)
热度(390)

© 雪楼三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