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楼三饮

【盾冬及其衍生】,【cp不拆不逆哦】,AU小搞手,人多在微博@雪楼三饮 ,完结的文放在子博客@雪楼shadow

 

【盾冬&柯王子】寒烽01

架空 骑士AU。还是干了那个脑洞。盾冬和柯王子双线,一对相爱,一对相杀。柯总和Jack是对立阵营,盾冬分别在两人的阵营中,然而他们几乎不知道每次听从命令相杀的那方就是自己的爱人……这个故事非常酸爽。我用节操保证。

***

他有一个神秘的情人,不知姓名,不知来历。

Steve看了看阴沉的天色,也许不久之后会有一场大雪。他加快步伐,要赶在下雪前赶到驿站。那间小酒馆中有一个等他的人。

为了掩人耳目,Steve换下任何绣有骑士家徽的衣物,穿着普通的短衣顶着斗篷,外表与任何赶路的旅人无异。

这条路曾经是Shiloh城对外最繁忙的交通要道,现因衰败和战事而过往人稀。Steve的腰间有一柄长剑,另一侧藏着一把短剑,凭这些他足以应付可能会发生的危险。他没有进过Shiloh城,Benjamin家族的领地。自从Curtis组建革命军队后,出走的有识之士和勇武之夫投向Curtis的阵营。这座金玉其外的城池开始暴露她的腐败与脆弱。Silas的统治地位风雨飘摇。Curtis的势力如滚雪球一般壮大,即便如此他也不敢轻视利爪犹在的Shiloh。Benjamin手下有一支令人闻风丧胆游骑兵仍守卫着Shiloh,Curtis鱼龙混杂的军队不是他们的对手。

Steve要确保自己到达目的地之前不被那些游骑兵杀死。

直到看见前方灯火通明的窗户和尖尖的房顶,Steve才松了一口气。

雪簌簌地从天空飘落下来。

马厩有几匹瘦马,看了今天的人还不少。还未走进门他已经听到了里面粗声的喧哗。

你可以在驿站的酒馆里听到来自任何地方的口音、各种阶层的腔调。但绝不可以任意搭讪,尤其是在这个特殊的时期,这里离Shiloh不过二十里地。Steve进到酒馆后找了个不显眼的位置坐了下来,他点了一杯杏子酒。酒馆里已经停留了好些客人,有忧愁的商人,不像善类的游侠,面如止水的僧侣。还有几个比他更不显眼的人坐在角落,只吃东西不说话。不知道这些人是要进城还是要出城。他不想关心这些,他只想见到那个人。

屋外的风声呼啸,雪下得更大了。迫使不少过路的人走进酒馆,大厅里的声音吵吵嚷嚷,人们都在抱怨这个坏天气。

Steve起身跟老板低声耳语,得到了一枚客房钥匙,装作收拾东西走上台阶。他动身后不久,角落里的一个人也站起身上了楼。酒馆老板多朝那人望了一眼,只看得见斗篷宽大的帽檐下秀气的下巴尖儿。

尾随而来的人刚靠近他的房门,就被Steve猛地拉进门内。帽子下方果然是他期盼已久的面孔

*

Bucky走了一段路,在藏身处找回自己的马,避开大路延伸的方向,抄着隐秘的小道回到Shiloh。他从一处隐蔽的闸门进了城,里面是游骑兵屯兵所。

有人为他牵马,有人接过他脱下的斗篷,有人递给他这两日到达的信件。他打开一封封口贴着银杏叶的信,看似平常的装封里是Jack的亲笔信。粗略浏览完信纸上的内容,Bucky决定要亲自去公爵府。

Benjamin家族作为一方领主已统治Shiloh二百余年。如今的Shiloh在Silas的治理下内外交困,Benjamin公爵府依然歌舞升平,管弦之乐不绝于耳。

“父亲在听琴。”Jack离开了宾朋满座的客厅,他对匆匆到来的Bucky说,他敏锐的眼睛打量对方,“你还好吗,詹姆斯?”

“还好。我为你带来了一些情报。”

两人走到一处偏厅,关上门后,Jack此时的神情没有方才的轻松愉悦。“早上的时候我接到了叔叔和姑父的回信,你知道他们说什么吗?如果出兵帮我们,事后要割分土地作为报酬。”

“父亲怎么说?”

“他要我把条件谈下来。”Jack扬了扬手,“然后就请来了弦乐队。看起来只有我在操心这件事了。”

“怎么会,你还有我。”Bucky知道Jake的苦笑并不是不满。

“你过继给舅舅之后还有爵位可以承袭,而我守着这里,只要Shiloh城门一破,Benjamin就无法在任何家族面前抬起头。”

“我们这次未必会输。”Bucky不知该如何安慰Jack,只知道如果Jack需要,自己将压上骑士的尊严保护他。Jack是他唯一的同胞弟弟。从小寄人篱下,他最珍惜的是他的兄弟。只有Jack给予他家的温暖。

“是啊,我们未必会输。”Jack喃喃说,“你带来的情报呢?”

Bucky把怀中的一只羊皮筒递给他,里面是他收集的关于Curtis军队的信息和作战地图。Jack一张张的翻阅它们,Bucky看他的脸色是否满意,这些是否能帮到他。

“你了解Curtis这个人吗?”Jack突然问道。敌对双方应知己知彼。

“我只知道他的作风、他的军队情况和大致的部署。”

Curtis,他连名字都没有,这只是一个姓,人海茫茫中哪里去了解它的出处。Curtis不过是一个出身草野的莽汉。

Jack没有怪他,反而露出一种莫名的笑意。“有时候我竟然觉得,我的敌人比我的父亲要安全。”Bucky皱起眉,不明白Jack为什么这么说。“我不知道那个老鬼背地里搞什么,现在我们乱成一团,明里暗里将有两场战争爆发。最近的战场就是你所在的公爵府……”那个弦乐绕梁的客厅里涌动着多少利害暗流。

Bucky没想到还会有这样的关系,他这个骑兵团长不过是任人差遣的棋子。难怪Jack费尽千辛将他从Barns家族中调回身边,他能信任的也只有他的兄弟。

到底谁是猎人,谁是狐狸。Silas对野心勃勃的儿子可不像外传的那样仁慈。这次应对Curtis,Silas更是把Jack推到了第一线上,自己则是气定神闲地稳坐府中。Jack告诉Bucky,如果此次平乱成功,自己手下的人损失惨重,他日后无法再抵挡其他势力;如果Jack失败了,这将成为他惨遭杀身的借口。

“……如果我们将刀锋转向内侧。”

“不可以。”Bucky否定之快让Jack意外。

“这只是个假设。”Jack笑了。

“引狼入室。最好连这个念头都不要有。”Bucky知道Jack想说什么。如果Curtis能为他所用,可以完全对付Silas,所谓的“革命”能完全铲除那些附庸在财政上的老贵族。这能让Shiloh迎来她崭新的时代。他不了解Curtis,但他无法心存侥幸的去幻想敌人。“想想那些代价,Jack。所谓的‘革命者’不是为了来分一杯羹,或者留你半条命的。”

Jack沉默着点点头,答应了他。

“哥哥。”Jack突然叫住他。这一声让Bucky倍感意外。

“你能帮我一个忙吗?”灯光中,公爵公子未经风雨洗礼的脸看着格外年轻稚嫩,Jack还像个小男孩,表情像是在跟他讨要一个玩具。

Bucky停住刚要转身的动作,看着Jack,等他开口。

“我要你——来杀我。”




  267 26
评论(26)
热度(267)
  1. 左囚衣雪楼三饮 转载了此文字
    推這個。雖然好像本也出了擼主太太也出坑了(泣)有劇情有心理戲的文總是看不膩啊!總覺得還能腦補5萬字!...

© 雪楼三饮 | Powered by LOFTER